老鸦岗遗址:见证军民不屈不挠的战斗

来源:佛山日报 时间:2018-05-15 09:21
  三水区芦苞镇村头村老鸦岗。
  文/佛山日报记者杨立韵
  实习生甘健欣图/佛山日报记者陈浩森
  翻开厚厚的一沓有关三水抗战的影印资料,芦苞是几乎贯穿了三水抗战史的一个重要战场。芦苞墟曾三度陷落,全体军民始终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战斗; 在与芦苞墟一河之隔的西河村委会村头村,有两座高约百余米却扼守北江航道的小山岗,中国军队为了夺回这一战略要点,至少两次与侵华日军展开拉锯战,这就是“老鸦岗战斗”。
  70多年过去,当时光秃秃的老鸦岗上已经丛林密布,山脚处最宽曾有数十米的环山溪涌早改造成为波光潋滟的连片鱼塘,通过无人机从高空俯瞰,老鸦岗山势陡峭,岗顶视野开阔,确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昨天,记者来到了这个曾经炮火纷飞的战场,向见证过那段岁月的老人追寻那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战时要地 日军曾派兵力驻守
  昨天上午,在西河村委会干部岑杰能和村头村村民小组长岑立成的引路下,记者一行数人来到这个“昔日的战场”。
  老鸦岗是村头村的后山,两者直线距离大约1公里。前几年村民重修《岑氏族谱》,对老鸦岗有这样的描写:此山背靠大南山山脉,单独屹立于群山之东,三面极目无边,东望白云空港,南观肄江昆都,北眺源潭巨坝,截断南雄云雨,下临阡陌田园——这样诗情画意的地方,在太平盛世是登临远眺的好去处,但是在战火纷飞的乱世,则意味着兵家必争之地。
  1942年和1943年,日军第二、第三次攻陷芦苞,据《三水县志》所载,当时日军已经攻占河口、兵临源潭,此时占据老鸦岗,可以屏障占领区,还能登高远望军情,将东、南、北三个方向尽收眼底,并通过高筑炮台控制北江航运,其意义不言而喻。当时,日军曾派遣至少一个小队的兵力在此驻防。
  岑立成说,他小时候曾到山岗顶上去玩,天气晴好的时候,往下游最远可以看到现在马房大桥的位置。当时,日军遗留的战壕也还在。他猜测,正是因为登上老鸦岗能将东、南、北三面一览无遗的特殊的地理属性,抗战时期,日军两度占据老鸦岗也就不足为奇。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1944年4月9日,中国军队组织实施最后一次反攻,先行切断日军封锁线,并南北两路围攻老鸦岗。
  战斗惨烈 全歼日军200余人
  战斗打响的时候,岑卓培还是一个年仅10岁的小娃娃。在他的记忆中,乡民把国民党领导的军队称之为“华军”。当时,为了攻克老鸦岗,“华军”付出了极重的代价。
  “我的父母都有去抬伤兵,打完仗之后,还给他们煮粥水吃。”岑卓培说,当时老鸦岗下的山脚处都潜伏着大批中国军队,从早上到傍晚,他们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锋,才终于把老鸦岗攻克。
  现年86岁的岑兴祥也曾见证过那一场惨烈的战斗。当时12岁的他,“还不懂得惊慌。”
  他们在老鸦岗的这片区域展开战斗。说罢那段往事,岑兴祥的脸色变得凝重,他说,这辈子打那之后再也没有去过老鸦岗一带。战斗结束之后,老鸦岗上满是阵亡的士兵,但是在当时,也没有人顾得上去给他们敛葬。
  如今,在村头村仍有一所修筑于1938年的西式洋房,其朝向老鸦岗的一面墙壁上面有许多大小不一的圆坑,村民说这是当年留下的弹痕,房子也在炮火中坍塌了。记者翻阅文献得知,当时驻扎在老鸦岗的日军,不但封锁了西河全线,还沿岸设卡放哨,预先又在岗上修筑了炮垒和修挖战壕,大本营的周围还埋设了地雷和布置铁丝网,工事十分坚固。而负责进攻的是国民党一五六师(刘振湘部队),他们先用钢炮轰击老鸦岗高地,然后在密集火力的掩护下向山上冲锋。战斗从上午8时许持续到下午4时许,才终于攻克阵地,全歼敌军200余人,潜逃的6名日军也被乡民擒获。
  但让人扼腕的是,翌日清晨7时许,驻守在芦苞、噉咀等地的日军在飞机和重炮的支援下,以数倍兵力围攻,疲惫不堪且后继无援的中国军队失守阵地,老鸦岗被日军占据。
  出入通道  芦苞曾是战略高地
  战火留给岑卓培和岑兴祥两位老人的记忆远不止于此。1942年芦苞再次陷落期间,日军顺势渡河侵占蒋岸墟和村头村,并在老鸦岗上构筑工事,控制沿江以及西河各乡。
  为了躲避战火,他们曾随家人“走难”,躲到大山深处,在那里住用篙竹搭的寮棚,吃用碎米熬的“锅边粥”,最困难的时候,曾扫竹米充饥,不少人因为吃了竹米而一病不起。此外,村中不少人还有过被日军“抓壮丁”的经历。
  在岑兴祥脑海里,印象最深的是当时的青壮年劳动力要给日军挑水上山,“一日担三次,要灌满那种直径约1米半的大禾桶,装满水给他们洗澡。”
  岑卓培则回忆说,日军占据村头村期间,还曾要求村民给他们搬运粮食到老鸦岗上,“食物里有白糖,面鼓,村民要从黎家村搬到老鸦岗北边山头,每隔几天就要搬一次。”
  三水文史专家植伟森分析说,芦苞墟之所以屡遭战火,是因为它地处北江要冲,广州失陷之后成为敌占区与我方商业贸易及物资往来的开放点和出入通道,还是敌占区与战时省会韶关的惟一水道运输线。同时,芦苞也是当时三水的政治中心和广东一个重要的军事前哨。而日军之所以占据村头村,是因为过去这里水运发达,“当时,芦苞墟的龙坡山和村头村的老鸦岗遥遥相望,是扼守北江航道的两处战略高地。”

本文地址:http://www.xyels.com.cn/ss/sstt/201805/t20180515_160289.html
文章摘要:老鸦岗遗址:见证军民不屈不挠的战斗,咖啡馆掩瑕藏疾加前缀,白内障神网苗族。

(责任编辑:苏结华)

  • 老鸦岗遗址:一座山的抗战史

    s_191290_150814.png

    翻开厚厚的一沓有关三水抗战的影印资料,芦苞是几乎贯穿了三水抗战史的一个重要战场。

    2018年05月15日 09:21 | 来源:佛山日报

  • 1000多名长者参加芦苞旅游文化周活动

    s_188174_148860.png

    4月21日晚,1000多名65岁以上老人齐聚芦苞文化广场,在长寿斋宴中开怀大笑,这是芦苞镇2018年旅游文化周暨北帝诞庙会上的一幕。

    2018年04月23日 11:50 | 来源:佛山日报

  • 芦苞镇召开专题会议 推动高质量发展

    t01d225122eaea0c92a_副本.jpg

    会议邀请全国人大代表梁德标与全体参会人员畅谈、交流。

    2018年04月11日 11:22 | 来源:佛山日报

  • 双色球直播

    eac4b74543a98226a16e99b98082b9014b90eb85.jpg

    昨日记者从芦苞镇获悉,双色球直播:由企业配建的公办中心幼儿园主体部分已完成封顶,按照计划将开设52个班级。

    2018年03月05日 17:09 | 来源:佛山日报